澳门新葡亰登录平台

banner

扎根沃土,持续深耕

发布时间:2021-12-29

2021年,文研院迎来了建院五周年纪念。揭牌仪式现场画面仿佛还在昨日,转眼间已是五载春秋。眼前浮现着师友们朝夕问学的瞬间,耳畔回荡着邀访学者们的赠言,“我觉得这里很像是一个智者的旅店”,“我们在这里共同寻找一个精神家园”……我们深感责任重大。长路这个意象徘徊在我们心头,五年的回忆凝聚为一个新的起点。这是学术的长路,也是学人生命的长路,一代又一代人接力走过,踏出来广阔的大道。


这一年,文研院仍然致力于以深入而宽广的跨学科交流,打破人文社科学科的壁垒,促进学术融合创新。值此岁末,我们推出这个“文研回望”专题,将一年学术活动的精粹提要回顾,也同各位读者重温线上或是线下的相遇。



扎根沃土,持续深耕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文研院举办多场活动,探索党史、国史、改革开放史和社会主义发展史的前沿问题,也注重回到原典的译介与研究,追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来源。


5月,文研院召集了“中共革命研究的新视野”系列论坛。近年来,受史料开放和新方法、新视野的影响,形成了“新革命史”的研究热潮,本系列论坛围绕中共革命的地域性、概念史研究、政治文化等新视野和研究方法展开讨论,希望能进一步引起对中共革命及其特殊性,以及中共革命与二十世纪中国史的关联等问题的反思。


文研论坛

地域视野下的中共革命研究

张侃、李里峰、胡英泽、王奇生


文研论坛

概念史视野下的中共革命研究

应星、孟庆延、蒋凌楠、黄道炫



文研论坛

政治文化视野下的中共革命研究

卢华、孟永、吕彦霖、黄江军


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曾指导并推动二十世纪中共革命的伟大胜利,但国内对其三大理论来源,尚缺乏系统译介。今年商务印书馆推出的“马克思主义三个来源经典著作译丛”弥补了这一空白。5月,商务印书馆在文研院举办了这套译丛的新书发布会。丛书的推出,将有助于学界不断推进对马克思主义的深入理解和研究,也有助于读者深入阅读原著、领悟原理。


 


二十世纪中共革命不仅深刻改变了中国历史的方向与进程,也深刻影响了世界历史的发展趋势和格局。8月-9月,北京大学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中心、历史学系与文研院联合举办了四场“百年中国与世界”学术研讨会,邀请80余位来自海内外不同学科的专家学者,围绕“百年中国与世界”这一核心议题,回顾、梳理了百年来中国的历史及其与世界的关系。




文研院致力于推动跨学科的学术交流与对话。长期以来,关于制度的研究在中国史学中占据着重要的篇幅,而同时制度也是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等学科的重要命题。


2018年秋至2019年春季学期,文研院推出了“跨学科视野下的制度研究”系列讲座,邀请来自历史学、社会学、经济学等不同领域的知名学者,围绕“制度”这一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核心议题发表演讲。


“跨学科视野下的制度研究”系列讲座

系列讲座部分海报


 

 


今年8月,本系列讲座的结集,以《多面的制度》为题在三联书店正式出版。有关制度研究的理论方法的提炼,相关主题的深入,仍在持续进行。







3月,文研院发起“信息沟通与国家秩序”线上系列工作坊,综合利用古代史、近现代史研究成果,讨论不同历史时期的信息沟通在社会秩序的构建、维护、破坏、瓦解和重建当中的运作机制。



12月,文研院召集举办了题为“中国古代制度史研究范式反思”论坛,对古代制度史研究范式的作用与意义作出理论的总结与反思,探索古代制度史研究新的可能性。




在国际社会科学研究日益程式化的今天,文研院一直高度关注将中国自身田野与历史经验的理解,带回到中国社会科学的想象之中。延续这一关注,文研院2020年启动了“质性研究:重塑中国社会科学的想象力”系列讲座,邀请来自社会学、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等学科的学者结合自己的研究体会,探讨个案研究的方法。今年春季,文研院继续组织该系列的续篇,希望能够弥补研究程式化和简单化带来的缺失,生成源源不竭的研究动力与想象力。


工业的乡缘——一个适配分析视角

折晓叶


考据、口述与田野——以那清绪口述为例

定宜庄


特殊历史经验中能否发现一般理论?

张静


东山赘婿——元明时期江南的合伙制社会与明清宗族

赵世瑜


问题导向的研究方法——政治经济学范式分析的一个案例

刘守英




文明的传承和创新,是北大人文社会科学的追求与自觉,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研究的格局和视野,应该围绕“文明:中华与世界”核心主轴多方展开,这既是学术的集合式前沿,也是可持续发展的策源地。2021年,文研院围绕“文明”主题,以丰富多样的学术活动,促使跨学科合作交流成为常态。文研院以“文明:中华与世界”为核心关切,长期关注多文明的互动与比较这一广域研究议题。为呈现文明之间物质性或精神性的复杂关联,自2019年起,文研院聚集校内外的优秀学者,持续推出以“文明之间”为总题的三期系列讲座。今年春天,文研院启动该系列第三期“欧洲文明的多元性”,至年底共推出九讲。九讲邀请到北大各院系、美国德堡大学、台湾中研院史语所、首师大等多位知名学者主讲,九位主讲人借由自身的研究,深入欧洲文明的某个特定时段与特定主题,并展开欧洲与其他文明相互构造、关联、嵌入与映照的历史过程。



晏绍祥:

古典希腊文明起源中的东方因素



刘津瑜:

早期罗马帝国平民人口流动——碑铭上的身份构建



彭小瑜:

西方社会观念的旧与新——圣维克多修院的于格论婚姻和家庭



崇明:

孟德斯鸠思想的宗教基础




孙飞宇:

躺椅背后的摩西——弗洛伊德思想与犹太传统


此外,本年度的多场活动也高度关注早期现代的全球思想传播与文化接触,如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孙来臣教授主讲的“语言的流动——全球视野下近世欧亚大陆东部的翻译浪潮”讲座、浙江大学韩琦教授“科学在行动——康熙时代欧洲科学在宫廷的传播”讲座、日本成城大学陈力卫教授主讲的“联系东西方的纽带:麦都思在19世纪翻译史上的贡献”讲座,以及李天纲、韩琦、梅谦立发起的论坛“明清时期西学在华传播及其反思”,都从不同角度探讨了文明的互动。


文研讲座

科学在行动——康熙时代欧洲科学在宫廷的传播

韩琦


文研论坛

明清时期西学在华传播及其反思

孙承晟、韩琦、梅谦立、李天纲、张西平


文研讲座

联系东西方的纽带——麦都思在十九世纪翻译史上的贡献

陈力卫


文研讲座

语言的流动——全球史视野下近世欧亚大陆东部的翻译浪潮(约1200-1850年)

孙来臣




今年9月,澳门新葡亰登录平台迎来了成立五周年纪念。五年来,文研院始终以“涵育学术,激活思想”为宗旨,希望凝聚学人,寻求共识,标举一种风气,深耕一片沃土。李零先生曾把文研院比作一棵可以纳凉的大树,一个为来自五湖四海各个学术村落中从事知识生产的人提供自由交流的平台。这是我们的持守与追求。


五年来,正是大家的信任与扶助,支撑起了静园的广阔天地。以五周年纪念为契机,文研院发起了主题为“我在北大文研院”的征文活动,希望从过去五年我们的同行者那里,听到大家讲述的文研故事,借以回顾走过的足迹。很快,稿件从英国、日本、台湾……海内与海外的作者那里汇聚而来。我们将来稿汇编为同名纪念文集,并自6月起,在微信公众号开设“长路”栏目,刊发其中的部分文章。





我们还编辑了《文研院的故事》纪念图册,回顾五年里的诸多温暖瞬间;编纂了《居延遗址考察报告》《内蒙古文物史地考察报告》《陇东宁南史地考察报告》《河西石窟寺考察报告》,汇集了历次考察参与者的学术论文、随笔、札记。“行行重行行”,文研院在五年中组织走向西北的四次系列考察,时间跨度从西周秦汉到宋夏,深入历史现场所获得的,是对地理环境社会民风的体悟,是一种寻求理解的贴近感。


    



“近者悦,远者来”。燕京学堂与文研院南北为邻,五年来,燕京学堂给予文研院的发展以诸多支持与帮助。燕京学堂院长,同时也兼任文研院学术委员的袁明老师,在文研院成立五周年之际,为我们送上了一份特殊的礼物——分别刻有“文研”“五”“年”的三枚印章,印章以文研院的“窗”为设计元素,寄托对文研院未来发展的美好祝愿。


   




9月20日,文研院如期举办了五周年的纪念活动。三十余位文研院往期邀访学者代表借此机会回校重聚,众多受疫情阻隔未能到校的外地学者,则通过观看线上直播的方式“回家”,学者们相聚一堂,共同传递着他们对文研院的祝福。


    
►►左右滑动查看现场温馨照片



北京大学历史学系阎步克教授,文研院学术委员、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王缉思教授分别作“先秦礼书所见‘五十养于乡’‘五十而后爵’新解——父老体制与爵制起源”和“世界政治:核心问题与研究方法探索”的报告。


阎步克

先秦礼书所见“五十养于乡”“五十而后爵”新解——父老体制与爵制起源





王缉思

世界政治:核心问题与研究方法探索







今年文研院首度设立“年度荣誉讲座”,在全球范围内邀请人文社科领域的一流学者,依托北大的平台举办学术讲座,展现杰出学者的前沿成就,推出原创性的独有思考成果。10月,“年度荣誉讲座”上线,著名艺术史家、芝加哥大学巫鸿教授发表了题为“考古美术中的山水——一个艺术传统的形成”系列讲座,李零、唐晓峰、田晓菲、郑岩等中外学者参与评议和讨论。巫鸿教授通过四场讲座,勾画了山水艺术从无到有,从器物、墓葬和石窟装饰到独立绘画的发展过程。讲座通过文研院bilibili网站官方账号进行了线上直播,受到了来自学界和公众的广泛关注。




►► bilibili网站·直播弹幕掠影



作为推动跨学科交叉研究并促进学术共同体集群发展的学术机构,文研院致力于引领原创性学术成果的蕴育,大力推动学术出版,鼓励学术成果结集。


2020年底,文研院与北京大学历史系、社会学系联合发起了“对话:多学科视野下的中国史”系列论坛,各场的主题分别是“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视野下的共和国史”“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视野下的现代转型史”“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视野下的帝制时代史”,意在不断丰富本学科的本土话语,并从不同的视角给予历史新的解释。


今年,由赵世瑜教授主编的《北大史学》(第21辑)以此次论坛为基础,推出了“跨学科对话研究专题”,汇集多篇论文及三场讨论对话的现场记录。


向上滑动 阅览目录、“致读者”部分

目录

致读者 赵世瑜(1)

专题研究
前现代帝国的生存条件和发展特征 赵鼎新(5)

跨学科悖论与历史人类学 张小军(19)

中国史学引入社会科学方法的阶段性表现及其限度 杨念群(38)

人类学的历史视角与西南边疆社会的转变 马健雄(51)

社会的隐没和复现:共和国史七十年 黄道炫(67)

社会学视野下的中国现代转型概观——以政治/军事和社会为重心 应星(78)

改革的双轨逻辑:从承包制到项目制 渠敬东(90)
作为历史记忆的仪式文本与意义的多重性——以中缅边境南览河流域布朗族村寨的“巴蒂然”为例 高兴(105)

学术综述
“对话:多学科视野下的中国史”工作坊讨论纪实 穆晨哲楠 刘建 邓晋武(129)

学术评论
白川静的殷代社会结构认识评说——读《殷文札记》 刘浩(162)

找寻民国时期的军事专家——评邝智文《民国乎?军国乎?第二次中日战争前的民国知识军人、军学与军事变革,1914—1937》 陈默(172)

前贤遗泽
张传玺先生学术生涯及其主要成果 岳庆平(183)
朱龙华先生学术生涯及其主要成果 朱浩东 李韵琴(195)

Table of Contents & Abstracts(211)


致读者 / 赵世瑜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虽然与许多刊物打过交道,与许多刊物的主编和编辑相熟,也担任过一些刊物的编委,但直到今天我才第一次认真思考,办一个学术刊物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显然,为有晋升需要者提供发表阵地不能说是办刊者的初衷,向业内同人展现和分享研究者的成果,固然是办刊者的目的之一,但可能也不是最主要的。我认为,办学术刊物的最重要目的,是传播包括新思想、新方法、新知识在内的一切新知。


《敬告青年》是北京大学的先贤陈独秀为其创办的《青年杂志》所写的发刊词,文中有云:“予所欲涕泣陈词者,惟属望于新鲜活泼之青年,有以自觉而奋斗耳!自觉者何?自觉其新鲜活泼之价值与责任,而自视不可卑也。奋斗者何?奋其智能,力排陈腐朽败者以去,视之若仇敌,若洪水猛兽,而不可与为邻,而不为其菌毒所传染也。”


在新文化运动的大潮中产生的北大《歌谣》周刊的发刊词中说:“歌谣是民俗学上的一种重要的资料,我们把它辑录起来,以备专门的研究,这是第一个目的。因此我们希望投稿者不必自己先加甄别,尽量地录寄,因为在学术上是无所谓卑猥或粗鄙的。从这学术的资料之中,再由文艺批评的眼光加以选择,编成一部国民心声的选集。意大利的卫太尔曾说:根据在这些歌谣之上,根据在人民的真情感之上,一种新的‘民族的诗’也许能产生出来。”(周作人:《发刊词》,《歌谣》第1期,1922年。关于《歌谣》周刊发刊词的作者,学术界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作者是常惠,也有人认为是合作撰写的。)


同是北京大学先贤的顾颉刚则在1928年《民俗》周刊的发刊词中这样呼喊:“我们要打破以圣贤为中心的历史,建设全民众的历史!”(顾颉刚:《<民俗>周刊发刊词》,《民俗》第1期,1928年。)


当然,不同时代办刊有不同的特点,有不同的时代诉求,但传播新知这个目标应该是始终不变的。回到我们历史学科内部的刊物来说,大概没有人会否认,法国1929年创办的《经济社会史年鉴》是影响最大的,因为以这个刊物为中心,或者说以这个刊物的创办为契机,形成了一个影响大大溢出本学科也大大溢出本国的学术流派。虽然其创刊者费弗尔和布洛赫以研究法国中世纪史闻名,或者从时段上说颇类似中国的中古史研究,但其影响却遍及全世界,个中缘由,值得当今倡导“本土话语”、“中国声音”的人认真思考。


《年鉴》的发刊词中也有一段我非常喜欢的话:我们都是历史学家,都有共同的体验,并得出了共同的结论。我们都为长期的从传统分裂状态中产生的弊病而苦恼。目前的状况是,一方面,历史学家在研究过去的文献史料时,使用着陈旧的方法;另一方面,从事社会、近代经济研究的人,正在日渐增加。这两个方面的研究者互不理解、互不通气。现在,在历史学家之间,在从事其他研究的专家之间,存在一种不相往来的闭塞状况。当然,各行的研究家,都致力于自己的专业,在自己的庭院中辛勤劳动,如果他们能再关心一下邻居的工作,就十全十美了,可是却被高墙阻隔了。我们之所以站出来大声疾呼,就是针对这种可怕的分裂的。(年鉴编辑部:《致读者》。Les Directeurs, A Nos Lecteurs, Annales d’histoire économique et sociale, 1929, pp.1-2.)


今天距离这篇发刊词的问世已经90多年了,距离北大的前辈们办刊的时间也已百年上下,但周围的情况,是否与那时的先进们描述的情况有了很大分别?这有时让我困惑,到底是时光停滞了,还是这种状况就是历史学研究的常态?在这近百年中,现实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都在惊叹飞机、高铁和高速公路把世界变小,数字化的信息传播技术使资料的获取从遥不可及变得唾手可得,但看看我们的工作显示出的新思想、新方法和新知识,与生活世界里的这些变化似乎仍呈现出较大的反差,不由觉得历史研究与现实生活渐行渐远——我们研究的内容当然大多是相距遥远的,但我们的研究所蕴含的关怀应该是越来越近的。


故此,本辑刊发的文章分别由历史学、社会学和人类学的学者撰写,他们从各自不同的学科视角阐述对不同时段历史的看法,目的在于响应年鉴派先驱的呼吁,“关心一下邻居的工作”,进一步拆除相互之间的“高墙”,同时更是力图高扬北大前贤们兼容并蓄的精神,让本刊发表的论文和传递的学术信息,无论涉及古今中外,都能包含和展现不同学术传统、不同研究领域和不同研究方法的创新成果,使《北大史学》无愧于“北大”这个具有丰富的象征意涵的名号。


本辑专号文章来自2020年11月北大文研院组织的第113期“文研论坛”上各位引言人和与谈人的讨论。该期论坛的主题是“对话:多学科视野下的中国史”,共分三场,各场的主题分别是“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视野下的共和国史”“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视野下的现代转型史”“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视野下的帝制时代史”。由于有几位引言人未能将报告内容整理成文,也由于各位与谈人的讨论也很精彩,因此,我们也将全部三场讨论对话的现场记录刊发在这里,以凸显现场感。必须指出,三场讨论进行的时候,是按当代史、近代史和古代史的顺序,背后的意义不仅是考虑到讨论参与者有社会学者和人类学者,他们提出的历史问题往往来自对现实的观察而非古书,而且在于从本质上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但在本辑专号中,我们则把顺序调回到古代、近代、现当代的历史叙事逻辑,以符合历史学的阅读习惯。


如果说学科对话专号中的讨论还相对宏观的话,本辑刊载的一篇专题研究可以作为体现上述关怀的一个个案。该文的作者是宗教研究领域的,但她的方法是人类学田野民族志和历史文献解读的结合,讨论的问题与历史直接相关。虽然这只是作者博士学位论文中的很小一个片段,但已经可以大致体现出本辑专号的主旨。


本刊也参酌国际性学术刊物的通常做法,除了刊发专题论文之外,也注重刊发学术评论,无论是书评还是文评,我们都欢迎遵守学术规范的具有学术性、研究性的评论,对泛泛介绍或非学术的评论敬谢不敏。本辑刊发的一篇关于殷商史的评论文章虽然是针对较早的学者及其著作的评述,但具有学术史梳理的意义。更重要的是,评论者在文末指出,原书作者研究的一个特点,是将相关社会科学的概念工具引入,这恰好符合本辑专号的主旨。同样的,另一篇关于民国时期知识军人的评论文章指出,所评著作看似仍属传统政治史或军事史研究领域,但已经转入知识史的考量。


从本辑开始,《北大史学》将以“专号”和其他文章相结合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所谓“专号”,即每辑均有一组围绕同一主题或某一领域的专题论文,这些主题可以围绕新内容、新材料、新方法、新视角设计,也可以是在传统主题上的开新之作。同时,也欢迎其他有见识的好文章。这些文章不严格限制字数,确有不凡见解的好文章,长达数万字亦可。此外,也欢迎具有深刻分析、不流于泛泛内容介绍和褒奖之词的学术评论。这样,使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在每辑中读到一些内容密切相关的作品,获得不同于面面俱到的综合性刊物的收获。


我希望,《北大史学》在作者、编者和读者的携手支持下越办越好。


我希望,无论是《北大史学》还是北大史学,都能在扎实的研究基础上,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 北大史学 第21辑 跨学科对话专号


-


《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自2017年设立“文研讲坛”专栏,每年两期刊发由文研院学术活动生发的学术论文,目前已累积十期。本年度的两期主题分别为多元世界与文明问题,以及组织制度的社会过程。具体篇目如下:


2021年第3期

李强: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未来——重读亨廷顿《文明的冲突》

张辉:莱辛:“三大灾难”与“分外之工”——试从《恩斯特与法尔克》的第二次谈话说起


2021年第6期

渠敬东:制度过程中的信息机制

周飞舟、何奇峰:行动伦理:论农业生产组织的社会基础


-


此外,作为文研院学术资讯的例行汇编,文研院推出了《文研通讯》(4期)《文研通讯》电子版在文研院官方网站定期更新,读者可点击下载浏览。

《文研通讯》浏览网址:/templates/zs_hb/index.aspx?nodeid=108


Baidu
sogou